中国绿色时报4月30日报道  在4月15日奔赴玉树抗震救灾一线的30多名青海省林业救援队队员中,有10余人来自青海省果洛州玛可河林业局。由于施业区海拔高度与玉树接近,玛克河林业局的队员们到达灾区一线后,没有来得及调整适应,第一时间投入到了结古镇的抗震救灾工作中。
  宋元华是个孝顺的小伙子。地震前,父亲突发脑溢血住进了西宁的医院,地震时他正在西宁陪护。4月15日,青海省林业局紧急组建救援队,宋元华毫不犹豫直接跟随救援队赶赴玉树,这连玛可河林业局的领导都不知道。
  “我是一名油锯手,救人要切割大量的瓦砾、混凝土,这个我在行。”宋元华说,16日、17日,宋元华与救援队一起救助受灾群众、安抚孩子,一刻也没停歇。
  17日,同为救援队队员的玛可河林业局副局长李长明接到了宋元华父亲去世的噩耗,此时,宋元华仍然战斗在抗震救灾第一线。当李长明找到宋元华时,宋元华仿佛明白了一切,眼泪瞬间从眼里夺眶而出,这个孝顺的孩子最终没能与父亲见上最后一面。
  在一线抗震救灾的10多天,救援队队员们就像兄弟一样互相照顾,谁稍有一点身体不适,立即成为大家关心的焦点。
  “在高海拔地区,一定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就是平时最常见的感冒也不行,很容易引发肺水肿,有生命危险。”张承瑞是玛可河林业职工医院的大夫,自然而然成了救援队的医生。平时他与队员们一起卸运、分发物资,一有空闲就为队员们调理身体,分发药品、打吊瓶。
  关明是去年刚刚从北京林业大学毕业分配到玛可河林业局检查站的,因为年轻、身体好,他也冲在了此次抗震救灾的第一线。“从没见过这么惨烈的场面,这几天啥也不想,就想着能多为灾区同胞做点事情。”
  在记者采访的时候,玛可河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局长赵金德显得特别拘束,手脚总是动来动去:“没活干,着急。”赵金德有一个记笔记的习惯,在他的小本子上密密麻麻记录了抗震救灾以来的点点滴滴。记者随手一翻:“4月24号,卸载大米一车20吨,青稞一车20吨,折叠床三车,并分装发放给受灾群众。”
  李长明是此次玛可河救援小分队的头儿,瘦高的身材显得特别单薄。抗震救灾十几天来,李长明一直冲在救援的第一线,50多岁的他很快就累倒了。救援队领导让李长明回撤,安心养病,他坚决不同意:“救援任务没完成,决不当逃兵。”因为生病,几天来李长明的嘴唇一直肿着,队员们都说这是救援队里最“性感”的嘴唇。
  4月27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正在帐篷里与打吊瓶的李长明聊天。突然传来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命令,要紧急卸载20吨帐篷分发给受灾群众。李长明二话不说,拔了吊瓶就和队员们一起冲上了战场。
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玛可河林业局救援小分队的故事,仅仅是青海省林业系统救援队伍抗震救灾的小小缩影。只有置身这个战斗集体中,你才能体会这支队伍的团结,和这支队伍战斗力的强大。也只有置身这个集体中,你才能明白血浓于水、患难与共的真正含义。
  “林业系统的干部职工是灾区最好的装卸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副州长才仁丁沛说,在海拔4000米的抗震救灾第一线,这个评价很高。
  4月27日上午,孤儿学校的达瓦卓玛穿着一身新衣服与林业救援队的队员们告别。下午,她将和另一位同学一起飞往上海,代表孤儿学校的孩子们参加上海世博会。就在几天前,在林业救援队和二炮官兵搭建起的灾区第一所板房学校里,达瓦卓玛跟着胡锦涛爷爷大声朗读了“新学校,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
  “我们的灾难就是你们的灾难,你们的幸福也是我们的幸福,衷心祝福你们,林业救援队的兄弟们!”4月28号,孤儿学校的藏族老师布杨对队员们这样说。

玉树,为了格桑花更加美丽

——青海省林业系统抗震救灾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4月28日报道  突如其来的大风扬尘天气,让西宁的气温比往年同期低了十几摄氏度,行人裹着厚厚的棉服,春天离这个高原城市还很远。
  对青海省天然林保护办公室主任张胜邦等人来说,这已是自玉树地震后遇到的难得的好天气。在结古镇近一周的抗震救灾中,大风、冰雹、暴雪、扬沙,恶劣的自然条件,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青海林业局救援队的队员们。
  4月26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在青海省林业局采访了从抗震救灾一线换班下来的队员们。他们是第一批赶赴玉树地震灾区的省林业局救援队队员,从4月15日开始在玉树连续奋战了一周的时间。
  4月15日一大早,青海省林业局召开党组会,组织职工为玉树灾区捐款,49岁的张胜邦第一个提出来要前往玉树救灾,“地震发生后,我觉得自己有责任第一时间为灾区同胞做点事情。”
  其实,就在地震当天,张胜邦就做好了前往灾区的准备,“没有告诉家里人,就当是普通的下乡。”“年龄大了一点,但我身体还行。”
  4月15日上午,青海省林业局副局长党晓勇带着21人的救援突击队从西宁急赴灾区,同时出发的还有果洛州玛可河林业局12人的救援队。
  4月16日凌晨2时,救援队到达玉树州,党晓勇立即到救灾指挥部领取任务。救援队分成两拨,一部分协助武警、消防战士救人,一部分帮助位于玉树民主北路孤儿学校的孩子们搭建临时住所。
  “特别佩服玉树州的人民,面对这么大的灾难,大家齐心协力,强忍泪水抢救一个个伤员,挖出一具具尸体,没有一个人嚎啕大哭。”青海省林业局林改处副处长马广金说,“尽管救援队队员们都有高原反应,却没有一个退缩,没有一个倒下。”
  4月16日,受国家林业局党组和局长贾治邦委托,西安专员办专员侯龙一行3人也赶到了玉树,带来了国家林业局党组和贾治邦局长对灾区人民的慰问。
  最初的几天,救援物资跟不上,晚上队员们就六七个人挤在一辆车里眯一会儿,有的人干脆直接躺在路边,摄氏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一闭眼就睡着了。
  青海省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副局长周佳说,在高寒缺氧的环境中,救援队员们虽然非常疲惫但仍然抢着干,每个人的肩上都勒出了一道道血痕,一到晚上火辣辣的痛,“为了老百姓,再苦再痛也要忍。”
  周佳说,在玉树救灾一线的一周多时间,队员们就吃过一顿热饭——清汤挂面,在大风扬起的沙尘中吃得特别香。
  随着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救援物资聚集到结古镇,青海省林业局救援队的主要任务转为卸载发放救援物资,60多吨的货物,30多个队员不到4个小时就装卸完了。
  “救援物资发放到藏族老阿妈的手里时,大部分队员都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从翘起的大拇指中我们看到了感激,这让我们救援更加有动力了。”省林业局种苗站汪荣说,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使队员们脸上脱了皮,干燥的寒风吹得队员们的嘴角、手上裂开了长长的口子,但没有一个队员要求回撤。
  省林业局造林处副调研员姜鸿海告诉记者,救援队队员们口袋里都装着馍馍,饿了就啃一口,“谁要是少出一分力,心里都有罪恶感。”
  4月17号,第一批活动板房运抵玉树,救援队队员们协助二炮官兵为孤儿院的孩子们搭建起临时住所,并建起了灾后第一所学校。
  “看到孩子们复课后的笑容,再苦再累也值。”省森林公安局干部郭建说。
  青海林业局规划设计院副院长董得红对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说,队员们白天抗震救灾发放救灾物资,晚上看护着孤儿院的孩子们,给他们讲故事,孩子们睡前都拉着救灾队员的手,确定队员们不离开才会安心睡觉。
  在青海省林业局救援队中,有厅级干部2人、处级干部10余人、党员24人,是“处长最多的救援队”,其中年龄最大的59岁,他就是青海省林业局局长李三旦。
  李三旦前往玉树前已感冒好几天,他与队员们一起装卸物资、搭帐篷,目前,他仍奋战在抗震救灾第一线。
  4月18日,胡锦涛总书记到孤儿院视察抗震救灾工作。胡锦涛总书记紧紧握着救援队队员李永波的手说:“你们辛苦了!”
  “心里暖暖的,非常激动。”李永波说,回到驻地他立刻给刚刚做完手术的妻子打电话,让她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悦。
  抗震救灾的每一天,林业救援队的队员们都被一些故事感动着,而他们就是这些正在发生故事的一部分。这些故事,感动着队员自己,也感动着关注玉树灾情的每一个人。
  在孤儿院学校,队员们为孩子们在篮球架上挂起一面五星红旗。当听到孩子们用稚嫩的嗓音唱起国歌,看到五星红旗在猎猎寒风中迎风飘扬,救援队队员都会精神振奋,这鼓舞着他们勇敢地面对灾难面前的每一个挑战。

相关文章